01:38 2020年08月04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223

美國商務部把允許向中國華為科技有限公司供應配零部件和軟件的「臨時通用許可」再度推遲45天。儘管華為早在2019年5月就已經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但「臨時通用許可」仍像過去一樣得到推遲。美國下令拒絕華為,並說服盟國也這麼做。但在實踐中哪怕美國本身也無法放棄使用中國通信設備。

化為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美國商務部把中國通信巨頭華為和一系列與之相關的公司列入實體清單意味著,不經美國商務部的專門許可,美國的夥伴國不得向華為公司供應任何零部件和軟件。但為了使放棄使用中國通信設備的過程平穩進行,且為確保美國公司不會因與重建供應鏈相關的意外突增費用而休克,美國商務部早在2019年5月就發佈了為期45天的「臨時通用許可」,後來多次展期。不排除這麼做是由於受到工業遊說壓力的可能性。華為是美國多個公司的最大客戶:2018年華為一共從美國多個供應商那裡進口了價值110億美元的產品。

從另一方面來說,許多美國公司輕易就能繞過美國商務部的禁令。按照美國法律,受到禁令管制的是那些25%的零部件在美國境內生產的產品。美國商務部和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在探討把這一指標下調到10%的可能性。美國各公司反對這麼作。甚至連五角大樓都在長時間反對實施這些措施。他們認為,這種強硬禁令將導致中國直接從其他國家的供應商那裡採購這些零部件,而美國生產商將失去最重要的銷售市場。實際上,到目前為止,五角大樓已經不再反對商務部所提議的各項措施。

在實踐中,美國商務部一面呼籲加強對華為供應產品的限制,一面定期延長「臨時通用許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Shi Yinhong)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美國當局面臨著複雜艱巨的任務。為了避免對本國各公司造成過大的經濟損失,不能對限制華為過於熱心:

 「最近包括蘋果在內的一些美國高科技公司向美國政府表示,如果對華為的限制過嚴過猛,特別是限制美國公司從華為購買非5G項目的設備,或者限制美國高新公司向華為出售自己的產品,那麼這將對他們企業的經濟利益造成極大的損害。可以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背景,正是這個主要問題使得美國商務部多次延長了許可,將禁令貫徹地略微寬松了一些。」

美國電信網絡中存在華為設備。說實話,為人煙稀少的農村地區提供服務的許多小型通信運營商依賴華為設備。按照美國農村無線運營商協會(RWA)的數據,如果完全放棄使用華為設備,那麼農村運營商將花費8億美元到10億美元重建基礎設施,而且這麼做要花費2年左右。

包括美國最親密盟國在內的其它國家的電信業情況類似。比如,華為在英國現存的上一代通信網絡中佔比超過40%。放棄使用中國華為的設備,他們將付出過於高昂的代價。時殷弘說,因此許多國家不想聽從美國的擺布:

 「美國本身堅決不允許華為參與美國5G項目的建設,同時也不能容忍自己的盟國允許華為參與他們的5G項目。但是包括英法德在內的一些盟國基於本國經濟利益的考量,並不願意全盤接受美國的禁令和動員,因此美國對盟國的要求便是,至少禁止華為參與其5G項目的核心部分。」

儘管美國發出了呼籲,但英國,還有歐盟整體上都沒有禁止華為的設備。倫敦決定,中國設備可被用來建設本國的5G通信網絡,但一個生產商的比重不應該超過35%。整體而言,歐盟受到模糊定義的限制:非民主體制國家的公司不得參與最易受損傷的網絡核心零部件的供應工作,但沒有指出具體的國家或公司。

所以華盛頓目前沒能成功把對抗中國的聯盟聚集在自己身邊。在不久前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包括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內美國高級官員試圖以「西方模式獲勝」等大膽言論激勵聽眾,還呼籲共同努力應對來自中國的挑戰,但美國人沒有獲得歐洲同行們的極大支持。資深外交官、前德國駐美國大使、慕尼黑安全會議主席沃爾夫岡·伊申格爾(Wolfgang Ischinger)說,恰恰是中國值得獲得支持、同情和鼓舞。德國總統弗蘭克-瓦爾特·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則表示,美國在本屆政府的領導下否定了國際社會的本質本身。整體而言,慕尼黑安全會議的情緒可以這樣形容:在美國的言行割裂沒有停止前,歐洲都會極端克制地領會華盛頓對任何共同行動的呼籲。

關鍵詞
美國, 華為, 五角大樓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