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7 2020年01月18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0 0

中國主張建立開放的人工智能生態系統為了更公正、更和諧地發展人工智能,世界需要建立可替代的生態系統。

它應該是包容性的,且能夠促進各國之間的科技合作。這是中國清華大學教授戎珂在莫斯科2019年Emertech國際會議期間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專訪時透露的。戎珂認為,不管中美關係現狀如何,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單靠自身力量發展科技,包括歐盟,俄羅斯。世界已經明白,人工智能不是某一項技術,而是可能把人類的生產、交流和生活質量提升到新水平的整整一系列解決方案。

人工智能就像過去的蒸汽發動機或電力一樣,可能改變任何一個國家的社會發展水平。因此,世界各國在競爭人工智能方面誰更強,就沒甚麼令人奇怪的了。中國國務院早在2017年就印發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按照這項規劃,「到2030年中國的人工智能理論、技術與應用總體達到世界領先水平」。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也下令提出「美國人工智能倡議」,就像中國的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一樣,將確定人工智能發展的主要方向和科技撥款額。俄羅斯、加拿大、歐盟、新加坡、韓國也不甘落後,也分別制定了本國的人工智能發展規劃。

人工智能
© Sputnik / Depositphotos/ jamesteohart, NASA / ESA / G. Bacon (STScI)
美國暫時仍在人工智能科技領域保持世界領先地位,尤其是在關涉基礎科學和研究平台方面。谷歌公司(Google )和臉書公司(Facebook)分別開發了人工智能學習軟件開放平台TensorFlow和Pytorch,全世界幾乎所有人工智能專家都在上面工作。人工智能領域深入研究的必備品——芯片和集成電路,是由美國因特爾公司(Intel)和英偉達公司(Nvidia)研發的。人工智能領域43%的初創企業都是美國公司,23%的初創企業是中國公司。世界人工智能領域大約一半的高水平專家都在美國工作,中國此類專家人數要少得多。但中國正在奮起直追美國。如果根據微軟學術搜索(Microsoft Academic Search)來判斷,目前在人工智能領域引用率最高的論文中,有26.5%的論文是由中國學者撰寫的,29%的論文是由美國學者撰寫的。也就是說,差距已經不是極大了。而7年前,中國學者發表的人工智能題目論文基本只佔10%。在人臉識別領域等一些領域,中國人工智能初創企業已經達到了世界最高水平,比如:中國商湯科技(SenseTime)已經是世界上最昂貴的初創企業,估值45億美元。由於擔憂失去科技領域的世界領先地位,美國打著國家安全的幌子,力爭遏制中國的發展。美國商務部把華為(Huawei)、商湯科技(SenseTime)、曠視科技(Megvii)、海康威視(Hikvision)、大華技術(Dahua )列入貿易黑名單——就證實了這一點。現在這些公司無法採購美國夥伴的設備和軟件。而且在華為案例中,帶有開放源代碼的普及產品甚至也被列入限令。由於華為公司被列入美國商務部貿易黑名單,華為新智能手機上所安裝的安卓操作系統(Android)現在功能有限,包括地圖、油管、Gmail服務在內的谷歌產品都無法使用。戎珂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正因如此,中國企業意識到,有必要建立不圍著美國打轉的更加開放人工智能生態系統,因為包容性和開放性是科技正常發展的必要參數。

他說:「現在整個人工智能生態系統大多數都是基於美國科技的,像特爾公司(Intel)和英偉達公司(Nvidia)研發的芯片。谷歌公司旗下的Tensorflow人工智能架構也是基於美國科技的。在目前中美貿易戰的情況下,許多科技遭到封鎖。中國公司不能採用這些科技,但他們願意與美國公司合作。人工智能應用(apps)是非常複雜的系統,從芯片、軟件到應用都是。沒有必要重新製造輪子,但問題是美國不再允許我們使用,所以我們需要得到改善和開放的生態系統,更為中立的、更開放、更具包容性的生態系統,以便更多公司可以一起共事,創造出更好的東西。存在諸如Linux等許多開源社區,大量開源社區非常棒,因為所有國家都能夠使用。您不需要再次投資,重新開發相似的科技。但我想,中國首先想開放,然後合作,但問題在於如何使生態系統更值得信賴。我們在不同大洲之間存在良好的平等信任關係。這就是替代性和開放的生態系統所涉及的內容——開放性。」

早在美國封鎖向中興公司供應關鍵部件的事件後,中國就明白,必須依靠本國力量保障科技和經濟安全,目前在這方面已經邁出了某些步驟。華為公司發佈了不用美國芯片的新型旗艦智能手機Mate 30 Pro。戎珂教授指出,中國對合作持開放態度,要知道兩次發明一樣的科技是昂貴的,也是低效的。

戎珂教授說:「您需要投入差不多的資金,去發明相似的科技。如果您非常擅長製造芯片,您可以製造芯片。您可以按照自己的水平去製造。但現在問題在於他們關上了那扇門。這並不是中國的責任。中國想要合作,但美國關上了合作之門。但同時我也不認為中國可能獨立於外國科技而存在,因為每個國家都是互相依存的,一切都是互聯互通的。就像軟件或硬件——它們都是互聯互通的。我不研究政治,不熟悉政治,我熟悉科技。重新發展一樣的科技是沒有必要的。您可以在現有科技的基礎之上製造甚麼東西,並使其更好,就像Linux一樣,已經存在那麼多行的源代碼,您無需從最開始發展它,Linux已經有1000多萬行代碼。所以我們總是互相依存的。」

戎珂說,在科技應用的層面上,人工智能已經實現了多極化。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在利用科技開發用戶產品和服務:移動支付、金融分析、醫療服務。但由設備、軟件、數據組成的科技生態系統是一個美國精心守衛的狹窄位置。與此同時,不僅只有美國擁有這個領域的專屬資格。比如,俄羅斯一向擅長開發人工智能算法。開發人臉識別系統的俄羅斯公司多次在國際競賽上獲勝。

關鍵詞
中國, 人工智能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