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 2019年12月08日

澳大利亞再次惡化對華關係

© AFP 2019 / SAEED KHAN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228

澳大利亞將撥款8130萬美元成立一個新的工作組,目的是為了協調應對外國干涉威脅。12月2日公佈了關於成立這個工作組的決定。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表示,該工作組將與所有主要情報部門互動,以「阻止並遏制任何企圖破壞我們國家利益的人」。

該小組將由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的一名高級官員領導。新工作組可以利用聯邦警察、金融犯罪監管機構和網絡安全情報局的業務資源。

設立一個新的政府機構也許不會引起太大關注,如果不是因為澳大利亞最近出現了新一輪的利用「間諜案」的反華風波。此案的中心任務就是所謂的「中國間諜」王力強。此人逃到澳大利亞,並承認在香港和台灣擔任「秘密中國特工」。而王立強在中國國內則因涉嫌盜竊大筆金錢和其他金融詐騙而受到通緝。此外,三年前他已經因同樣的罪行而被判刑。

  一名假冒間諜向澳大利亞情報部門提供「情報」,不過是為了換取澳國的政治庇護。似乎現在澳大利亞情報部門也成了的他的詐騙對象。他們已經是第二個星期急於找到有關此人經歷的細節以及他逃跑的情況。

西安外國語大學英文學院澳大利亞研究中心副教授蘇銻平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稱所謂的「中國間諜案」不過是一場鬧劇。在他看來,成立一個新的情報機構可能是澳大利亞間諜恐怖症的結果,但其主要目標不一定是中國。

當被問及澳大利亞政府這一舉措對中澳關係可能產生怎樣的影響時,蘇銻平回答說:「我認為對中澳關係的影響應該不會很大。受前段時間‘中國間諜案’鬧劇的影響,澳大利亞國內對這類事情都比較反感。此次澳方出台這樣一種政策可能與鬧劇事件有一定的關係,但是主要目標也不一定就是中國。因為澳大利亞一直對國家安全等一系列事情非常地關注,尤其是在網絡安全方面,可以說澳大利亞差不多是全世界最重視的國家。他們從九十年代就開始建立網絡情報安全系統,一直到現在已經發展地非常完善,並且形成了一個格外龐大的機構。我想這次新增加的機構應該就是在原來機構的基礎上所增加的一個部門,無需過度解讀。」

中國投資商不再鍾愛澳大利亞
© AFP 2019 / TORSTEN BLACKWOOD
在澳大利亞千方百計尋找中國間諜不禁讓俄羅斯戰略問題研究所專家弗拉基米爾·葉夫謝耶夫想起也曾經有人熱衷尋找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證據。他說,「澳大利亞是美國最親密的盟友之一,實際上是美國施展影響力的工具」,而且不排除在澳大利亞尋找中國間諜的行動是在美國操作下進行的可能。

葉夫謝耶夫就此評論道:「這是對中國施壓的工具。很明顯,中國不會干涉澳大利亞的國內政治局勢,它無需這樣做。中國堅決反對所有關於干涉澳大利亞政治生活的指控,認為這些指控都是毫無根據和虛假的。然而,決定設立一個特別小組,並與在澳大利亞建立美國軍事基地、澳大利亞海軍與美國舉行各種往往具有反華性質的聯合演習,自然會遭到中國的反對。中國在類似情況下通常動用經濟槓桿,比如,在澳大利亞。我認為,中國可能採取的對策或不利於澳大利亞的經濟發展。澳大利亞是對華煤炭供應商之一。在目前這種情況下,中國可能會考慮在其他市場購買煤炭,例如,在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近來在中澳關係發展過程中已經有過政治緊張局勢影響經濟關係的例子。這一次澳大利亞的國家利益也可能受到影響。」

華為去年在美國施壓下被禁止在澳大利亞建立5G網絡,以及澳大利亞新通過的反外國干涉法,致使堪培拉與北京關係惡化——凍結了近一年的高層接觸。中澳兩國政府首腦在曼谷東盟系列會議期間舉行的45分鐘會面給兩國關係轉暖帶來了一些希望。李克強和莫里森會面時強調兩國經濟夥伴關係的重要性,以及對兩國政治進程的尊重。澳大利亞新一輪的利用「間諜案」的反華風波是否是雙邊關係新一輪緊張的開始?

關鍵詞
中國, 澳大利亞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