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3 2019年11月19日
美國在泰國遭到外交慘敗

美國在泰國遭到外交慘敗

© REUTERS / ATHIT PERAWONGMETHA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405

美國在泰國東盟峰會期間沒有參加兩個論壇。美方此次向東盟峰會派出了有史以來級別最低的代表,進而招致公開報復性行動和隱晦的批評。廈門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原主任王勤教授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現在東盟國家就美國對東盟態度以對稱反應的形式所表現出來的不滿今後還會繼續存在下去。

東盟並沒有原諒美國總統特朗普第二次蔑視邀請並且錯過了地區領導人峰會的事實。這裡指的是東盟-美國峰會和東亞峰會。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和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的級別,坦率地講,並未讓其他參與者滿意。新加坡《海峽時報》寫道,考慮到其他國家都是最高領導人參加,代表級別較低「被視為一種侮辱」。該報同時指出,印度、中國、日本和俄羅斯都派出了本國的總理。

七個東盟國家的領導人,包括新加坡總理,沒有參加美國代表出席的會議,而是僅派出了外交部長。峰會以失敗而告終。泰國、越南和老撾即使派出了最高級別領導人參加會議,也無濟於事。瞭解這些會議安排的人很快得知,為何會有這三個國家參加:泰國是今年峰會的主辦國,越南明年將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而老撾是目前東盟與美國關係的協調國。這三個國家的領導人根本不可能不親自列席。
在這樣的背景下,奧布萊恩仍在強調美國「對東盟朋友、盟友和夥伴的堅定承諾",聽起來不僅顯得蒼白,且又不能令人信服。此番表態聽起來更像是一種托辭,因為東盟領導人不參加首腦會議的決定已經被解釋為是他們對美國不重視該地區的強烈譴責。就連特朗普在會面時親自邀請東盟領導人參加「特別峰會」,也沒有輓救這種局面。大多數東盟領導人通過他們的實際行動,暗示他們不接受對其峰會這種不屑一顧的態度。廈門大學東南亞中心的專家王勤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美國參加東盟峰會的代表的級別較低,也將反映在雙方今後的接觸中。

王勤教授說:「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把與東盟的關係提升為戰略夥伴關係,對東盟有一系列非常明確的方針和措施,包括E3計劃,也有清晰的規劃。可以說當時的雙邊關係非常密切。但是自特朗普上任後,便採取‘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對東盟的態度模糊不清,到目前為止依然如此。那麼東盟在這一問題上自然也有自己的看法。從東盟推出的‘東盟印太展望’可以看出,東盟國家明確表示在中美戰略博弈中,他們不選邊站,保持中立的態度。包括在美國提出的‘印太戰略’合作項目中,東盟也是以自己為中心。我想,東盟最近所表現出來的態度,在此次的美國-東盟峰會上也有所體現。就東盟國家派外長出席會議而言,‘降級’也是美國首先開始的。東盟國家感受不到美國的誠意和重視,作為回應表達不滿,自然也會隨之‘降級’。另外,東南亞國家向來在大國間保持平衡外交,從中獲取利益,這是他們一貫奉行的政策方針。」

繼東盟國家領導人之後,東亞峰會的與會者也明確表示,他們就美國對峰會缺乏適當關注表示不滿。東亞峰會將於11月4日舉行,屆時將有10個東盟國家、中國、俄羅斯、日本、哈薩克斯坦、印度、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國總統或總理參加。在這種背景下,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無疑顯得「另類」。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講話中指出東亞峰會應堅持成立之初的「領導人引領的戰略論壇」定位,也許並非偶然。新華社注意到,他的講話獲得了其他國家領導人的支持。
如果說美國在參加泰國系列活動中無疑遭到外交慘敗的話,那麼中國則在本國對外經濟外交的一個優先領域獲得了突破。中國支持的關於建立《區域全面經濟合作夥伴關係協定》(RCEP)文本的談判已經完成,RCEP的15個成員國在其聯合聲明中宣佈。關於進入彼此市場的實質性談判業已完成。現在將加速協議的最終文本的準備工作,以確保在2020年簽署。
聯合聲明指出,印度還有一些重要問題尚未得到解決。RCEP所有成員國都希望以滿足各方的方式共同解決這些問題。
李克強總理在會上發表講話時指出,「中方願本著互諒互讓的精神,與各方一道,繼續協商解決與印度談判中面臨的問題,歡迎印度盡早加入到協定中來」。

俄羅斯戰略問題研究所專家米哈伊爾·別利亞耶夫認為,中國的立場是可以理解的。他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中國是東亞一體化的發起者,聯合各方保持地區統一的領導者,並且知道沒有印度,這種融合將是不太完整的,因此中國採取主動。我相信,作為一個成熟的談判者和一個非常偉大的實用主義者,它會找到與印度進行共同對話的語言和令人信服的論據,讓印度加入RCEP。」

米哈伊爾·別利亞耶夫專家認為,RCEP談判的完成完全符合亞洲經濟和政治融合的趨勢。這是本區域各國在其他領域實現經濟一體化和加強合作的基礎。作為主要經濟夥伴的印度可能有自己的觀點,但最終會加入這一共同協議。否則,它將不得不單獨應對全球性經濟挑戰,但這很難做到。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