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9 2019年11月19日
中國在曼谷東盟峰會上的外交攻勢

中國在曼谷東盟峰會上的外交攻略

© Sputnik / Dmitrij Astahov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332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3日在泰國曼谷出席第22次中國-東盟(10+1)領導人會議期間表示,中國呼籲東盟早日完成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談判,促進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共同維護南海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他在東盟峰會期間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舉行會晤時強調,中澳關係不應受第三方影響。

中國呼籲東盟積極推進"南海行為準則"磋商

北京"準備好"與東盟制定"南海行為準則"。中國承諾在與鄰國存在領土爭端的南海實現"長久和平"。亞洲主流媒體以此為標題對中國-東盟峰會進行評論。他們指出,中國希望在與東盟開展的談判中取得"新進展"。李克強在中國-東盟峰會期間表示,去年中方提出爭取三年達成"准則"的願景。各方已經提前完成第一輪審讀,啓動第二輪審讀。希望各方遵循"宣言"各項原則,按照共同商定的時間表積極推進磋商,相向而行,維護好南海和平穩定。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歡迎李克強提議遵守此前達成的三年談判期限。新加坡《海峽時報》援引李顯龍的話稱,"但達成正確的結果以便獲得有效、有意義的行為準則更為重要。"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3日在中國-東盟峰會上並未提及南海問題。與此同時,前一天在東盟其他9位領導人面前的講話中,杜特爾特表示,為解決海洋爭端各方需要相互克制。杜特爾特呼籲東盟在這一問題上保持團結,為所有利益方之間建立信任創造條件。同時,他認為重要的是,利用東盟的影響力說服當事各方保持克制,避免採取可能使局勢進一步複雜化的行動。杜特爾特保證,在菲律賓擔任中國-東盟關係協調國期間,菲政府將盡一切可能結束談判。

討論表明,東盟國家堅持"南海行為準則"具有法律約束力。據媒體報道,在討論過程中,與以往的類似會議不同,東盟國家並未對中國在該地區的行動發表嚴厲聲明,儘管美國以此為目的利用其在東盟的許多合作夥伴。
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陳相秒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一些東盟成員國話語基調變得有所柔和的原因包括幾個方面:

「我個人認為有以下四方面的原因:第一,目前中國與東盟的關係總體呈較好的趨勢,互為重要的貿易合作夥伴。無論是經貿、安全合作,還是人文交流等領域,雙邊關係都處於高位運行的狀態,為處理南海問題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環境。

第二,東盟國家經歷動蕩後,其政策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發生轉變,即在南海問題上還需達成共識,共同維護世界的和平與穩定。我想這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因為只有雙方達成高層次性的共識,才能進一步克制自己的行為,落實措施去控制海上的行動。

第三,中國與東盟當前基本上還是圍繞著准則磋商的框架來處理南海問題。因為準則包含諸多內容,不僅涉及相應的危機管控機制,規定約束性的行為,還涵蓋海上合作及單邊行動的有關章程。這一框架為雙方提供了合理解決問題的方式,通過這一准則能夠妥善地處理南海問題的相關爭議和分歧。因此從區域層面來看,我認為這也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准則磋商的進展非常順利,即將啓動第二輪審讀,可以說基本上進入了穩定的階段。

第四,中菲、中越等雙邊關係的提升,為處理南海問題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使得大家在該問題上都能夠保持理性和克制。特別是菲律賓,因為此前菲方的挑釁因素一直是南海不穩定的主要原因之一,那麼菲律賓國內政策的轉變,包括杜特爾特政府採取的務實措施,以及中菲關係的快速提升,對東盟國家處理南海問題以及中國政策的影響都很重要。」

李克強在曼谷呼籲東盟夥伴早日完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談判,為東亞經濟一體化奠定基礎。落實好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議定書,促進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要增強戰略互信,維護地區和平穩定。

澳大利亞宣佈與中國發展關係不受美國影響

中澳兩國就如何在美國因素的基礎上建立雙邊關係達成一致,這可能是第七輪中澳總理年度會晤的主要政治成果。

在沒有點名美國的情況下,李克強在與澳大利亞總莫里森的會談中強調,中澳合作不損害第三方,不針對第三方,也不應受第三方影響。澳大利亞總理實際上支持了李克強的表述。他說,澳方作為主權國家,沒必要在澳中關係、澳美關係之間做出選擇,將獨立與中國打交道。莫里森明確表示,堪培拉不滿意當前與北京的關係水平。他表示,澳方期待盡快同中方全面恢復各領域交往與合作。

莫里森在發表上述聲明後,需要拿出澳大利亞向中國靠攏而不依賴美國的具體政治步驟。澳大利亞只能靠自己擺脫與中國建立關係時缺乏獨立性的困境。

莫里森值得關注的還有其他方面。莫里森敢於表示"中國的發展是人類歷史上的奇跡"。 他還指出,"過去數十年使數億人成功脫貧,令人欽佩。"

近期,從澳大利亞政客口中很少聽到關於中國成功的客觀評價。因此,不能排除莫里森所在黨派的人士和許多具有冷戰思維的議員就此會做出反應。

關鍵詞
東盟,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