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5 2020年11月26日
中國
縮短網址
0 0 0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北京9月12日電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所長鄒治波在接受衛星通訊社記者專訪時表示,今後國際軍控的發展很難取得突破性進展,包括雙邊的裁軍進程以及多邊重大協議的達成。

鄒治波分析指出,國際軍控的發展,不能只看在軍控領域里發生的事件和事情,它取決於國際大的安全形勢、世界的大國關係和戰略格局。軍控往往是跟國際的和平、國際上大國關係的緩和或者緊張程度息息相關,它不取決於軍控本身的問題。

鄒治波舉例道,“回顧歷史,可以看到,在冷戰結束以後,90年代初,大國關係大幅度緩和,美國沒有了俄羅斯這個敵人,東西方的關係緩和了,那麼對整個和平的期盼成為了主流,在這種情況下,國際軍控裁軍取得了重大突破性的進展,而且飛速進展,這就是取決於這個國際關係的格局。”

他繼續道,“另外,1991年達成了《第一階段削減戰略武器條約》,1993年達成《第二階段削減戰略武器條約》,這都是美俄在這個雙邊領域達成的重大條約。那麼在多邊領域,從1994年到1996年,談判了《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這也是一個在核裁軍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條約,限制了各國核武器的一個質量的發展,而且當時也談判《禁產核裂變武器材料公約》,包括《生化武器公約》,也得到了很大的進展。”

鄒治波指出,“為甚麼在90年代,軍控進程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進展而且非常快,就是因為跟國際的格局、大國的關係,整個的國際的形勢息息相關。所以,現在看軍控今後怎麼發展,不能單看中導問題。”

鄒治波認為,中導問題的產生,主要是因為美國、俄羅斯跟中國這些大國關係發生重大變化,而主要動因在美國。

他稱,美國2017年年底出台了一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國、俄羅斯作為主要戰略對手,開始實行對中國和俄羅斯的一個戰略遏制和打擊。中導只是一個方面,另外還有中美貿易戰,與俄羅斯的外交戰、制裁、烏克蘭危機問題等等。

鄒治波指出,“所有這些問題,表面上看似乎是地區安全和個別利益體的問題,實際上背後的東西就是戰略的問題,就是美國在新的一種歷史條件下,感覺現在的世界格局正在發生巨變,覺得自己勢力下降,有一種戰略的焦慮、戰略的徬徨,產生了一種戰略的冒險、戰略的矛盾,想採用戰略手段打擊中國和俄羅斯,以保持自己的霸權地位。 ”

鄒治波認為,“在這種條件下,《中導條約》問題的產生,就是一個大國關係變化的一個果,而不是因。所以,今後的軍控進程也取決於國際的大國關係。”

他指出,“現在的大國進入了一個競爭與對抗的階段,已經不是原來那種既合作又對抗的格局,而是合作變得艱難。在戰略層面上,要想合作很難,戰術上有可能合作。因此,今後國際核裁軍的進程基本很難有突破性進展,包括雙邊的裁軍進程,包括多邊的重大協議的達成,外空問題、網絡問題等等。”

2019年8月2日,《中導條約》在美國正式退出後失效。8月19日,美國五角大樓宣佈試射了一枚陸基常規巡航導彈,射程超過了《中導條約》的規定。有報道稱,美國駐羅馬尼亞軍事基地已經部署同類設備。此前,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曾表示,希望在亞洲部署陸基中程導彈。

關鍵詞
軍控, 中導條約, 協議, 核裁軍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