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4 2019年09月16日
世貿組織

中國能寄希望於世貿組織甚麼?

© Sputnik / Alexey Vitvitsky
中國
縮短網址
0 61

中國已向世貿組織起訴美國。中國認為,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產品加徵新的關稅違反世貿規則。中國商務部在發佈的一份聲明中強調,中國將繼續堅定推進改革開放,維護多邊貿易體制。

這已經是中國就關稅問題向WTO第三次起訴美國。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是明確的。世貿組織成員國應通過本組織提供的適當程序解決新出現的貿易爭端。也就是說,任何國家為應對自身利益受到另一國家——貿易夥伴的侵犯,都可以向WTO投訴。單方面徵收關稅並設置壁壘——直接違反世貿組織的基本規則和規定。

而美國則堅持認為自己不違反WTO任何規則。華盛頓認為,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屬於保護公共道德的必要措施。WTO規則的確允許在特殊情況下單方面設障,比如,針對賭博、電視等。然而兩國整個貿易受到關稅制裁並藉口是為了保護公共道德——這還從來沒有過。

美國為自身立場辯解說:中國涉嫌強制美國轉讓技術。同時國家還積極對企業給予補貼,以此增加“國家冠軍”。 華盛頓認為,北京推行這一政策人為地為中國產品提供了一個競爭優勢。此外,利用美國技術讓美國處於不利境地,且威脅到國家安全。因此加徵關稅是合理的,可以被認為是“保護公共道德的措施”。美國稱,在美方根據美國貿易法案第301條進行調查之後,貿易爭端開始了。因此中美經濟關係的問題超越了世貿組織的權限,這意味著,美方行為不違反該組織的任何規則。

新華社指出,中國已向世貿組織提起訴訟,以打擊貿易保護主義和美國的單方面行為。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獲勝機會很大。因為如果世貿組織採取,比如,親美的立場,那麼它就開了一個先例:借貿易保護主義這種手段在世貿組織保護公共道德。這樣,該組織將不再履行世界貿易自由化以及防止貿易壁壘的最初職能。但即使中國贏得這場爭議,美國也可以無視該組織的裁決。正如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WTO研究院助理教授李思奇指出的那樣,世貿組織沒有任何具有強制約束力的解決機制。李思奇說:

“對於美國的單邊主義行為,在法理層面中國是有比較強的法律依據。就最終結果而言,我認為中國還是有一定勝算的。但是最主要的問題在於,即使中國勝訴,美國是否履行?也就是說爭端解決機制沒有強制約束力,美國可以選擇不履行。那麼我想,美國的履行情況還是取決於當前中美談判的進程。雖然WTO法律具有一定的約束力,但是我個人認為,美國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取決於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對自己利益得失的評估。即中國能否給出美國滿意的出價,進而讓他去取消關稅。所以說這是一個主觀的問題。”

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指出,即使勝訴,中國也沒有對這將有助於停止中美貿易戰抱多大希望。美國從程序上可以很容易地破壞世貿組織的裁決。例如,簡單地上訴。 不過現在世貿組織上訴機構的七名仲裁員中只有三人任職。至今選不出新的仲裁員,因為美國阻止其他各方提出的候選人。三名仲裁員是世貿組織審理上訴案件的最低人數。如果其中哪怕是一人辭職,上訴機構的工作將陷入癱瘓。而其中一名仲裁員今年12月任期到期。因此美國可能會無限期地拖延中國的訴訟案件。

審理中國起訴美國的整個過程可生動地表明今天的WTO解決各國之間貿易問題的無能。在大阪峰會期間G20國家領導人已經指出了改革該組織的必要性。峰會宣言指出,各國明確支持世貿組織進行必要的改革,以改善其職能。而中國在5月提出了改革該組織的建議。李思奇專家就此評論道:

“至於美國在WTO是否開創先河,我認為還要取決於WTO未來在多邊談判規則方面,是否會誕生有強制約束力的法律條款,來針對美國的這種行為。如果沒有的話,實際上就等於沒有約束力,那麼美國想用就會用。其次,拋開法律層面,從政治經濟的角度來講,會存在其他國家效仿的可能性。因為在目前缺乏法律規範的情況下,使用美國這種方式的成本是比較小的。所以說不排除在當前保護主義、民粹主義的環境下,有可能會產生溢出效應。當然,雖然當前中歐也在談判,但是從實際來說,可能不會有像美國這麼極端的保護主義成員。然而不排除在部分的產業領域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所以說這也是在WTO改革中我們非常關注的話題。中國在5月份提交的WTO改革建議文件中強調,我們要應對單邊主義、保護主義,要制定相關規則,就是為了防止在缺乏現有國際規則的情況下,部分國家濫用單邊的措施和手段。”

事實上,中國目前在世貿組織起訴美國是在國際舞台上宣佈自己反對美國貿易政策的另一種方式。現在根據WTO規則,美國有60天的時間來解決爭端。如果不能迅速解決問題,那麼正如經驗表明,這個過程可能拖上幾年。例如,中國在2012年世貿組織提起訴訟後,美國出台了針對中國一些商品的反補貼關稅。上訴機構花了七年之久的時間才最終裁決中國有權徵收報復性關稅。


關鍵詞
中美關係, 貿易戰, 世貿組織, 美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