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9 2018年05月28日
直播 :
    人工智能將體現馬克思的主張?

    人工智能踐行馬克思思想

    © AFP 2018 / ISAAC LAWRENCE
    中國
    縮短網址
    0 59

    中國清華大學教授馮翔(Feng Xiang,音譯)在北京人工智能會議上表示,人工智能將證明卡爾·馬克思是正確的。在馮翔看來,人工智能是現代社會經濟系統面臨的最重要挑戰。在自由市場條件下應用人工智能的效率並不是最高的,人工智能應用效率最高的地方是在計劃經濟體系內。

    類似主張已經有人提出過,而且是那些最不傾向馬克思主義的人們所提出的。例如,中國最大高科技公司阿里巴巴集團總裁馬雲表示,大數據在未來幾十年內可能使計劃經濟復活,計劃經濟將非常高效。馬雲說:"過去的一百多年來一直覺得市場經濟非常之好。"因為只有在自由市場的條件下,才有所謂的"無形之手"。也就是說,市場機制本身調控整個體系。而在計劃經濟的條件下不可能最有效地配置資源。 但馬雲認為,在未來30年內"計劃"在經濟中的角色可能上升。因為借助人工智能進行大數據分析將有助於高效作出資源配置優化決定。這樣,計劃經濟的主要缺陷將得到消除。

    中國最大高科技公司阿里巴巴集團總裁馬雲表示,大數據在未來幾十年內可能使計劃經濟復活,計劃經濟將非常高效。馬雲說:過去的一百多年來一直覺得市場經濟非常之好。
    © REUTERS / Amir Cohen
    中國最大高科技公司阿里巴巴集團總裁馬雲表示,大數據在未來幾十年內可能使計劃經濟復活,計劃經濟將非常高效。馬雲說:"過去的一百多年來一直覺得市場經濟非常之好。"


    馮翔教授也提出了相似的意見。他認為,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落入私人機構手中。如果人工智能處於市場力量的控制之下,那麼將出現大數據的寡頭壟斷,這樣就會出現新的寡頭,把機器人所創造的所有財富私有化。人們被從就業崗位中排擠出來,不可避免地淪為社會的"局外人"。
    從另一方面來說,在計劃經濟的條件下或者在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不僅可以公平分配資源和生產要素,還能公平分配所創造的附加值。這樣,馬克思主義在數字化的21世紀可能獲得新生,為人工智能派生的許多問題提供解決方案。

    人工智能而出現的主要問題是如何處理因引進機器人而失業的勞動力的問題。按照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研究數據,到2030年,全世界將有8億人因生產和工作過程自動化和機器人化而失去工作。如果實行無條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制度,問題可以得到解決。這意味著需要向全國民眾發放同等數額的金錢,不管個人的收入水平如何,且無須完成工作。對於因機器人化而失業但無法快速改行找到新工作的人來說,這將是一種獨特的補貼和安全枕。

    目前只有芬蘭在開展相關試驗。試驗於2017年初開始啓動,將在2018年12月31日結束。現在要評判試驗的成功程度還為時尚早。但芬蘭當局已經宣佈,沒有延長試驗的計劃。

    馮翔教授認為,人工智能在大多發達國家的發展尤其快,但他們反對發放無條件基本收入,這部分是因為市場控制著資源分配。而在計劃經濟的條件下,就不會出現這個問題。從另一方面來說,可以依靠裁減工人來籌措發放無條件基本收入的資金,因為已經無須再為工人們支付保險金和退休金了。此外,機器人化有助於降低生產花費,因此可以把閒置資本放在滿足社會需要上,而計劃體系有助於公平分配這種資本。
    但一些專家認為,人工智能過度整合在國家手中可能是有害的。要知道世界在這個領域進步的主要發動機不是學術研究所,而是私人集團,這不是無緣無故的。即便是在中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大量主要工作都集中在四個著名公司手中,它們分別是阿里巴巴、百度、騰訊和科大訊飛(IFLYTEK)。互聯網觀察家劉興亮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人工智能不可能掌握在某一個公司手中,甚至是一個國家的手中。

    他說:"世界上本來就沒有絕對的公平,而且任何一項新技術、新產業誕生後都不可能掌握在每個人手中,也不可能完全掌握在國家手中。人工智能不可能完全掌握在國家手中,而且也沒有必要完全掌握在國家手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豈不是又回到了計劃經濟時代?我們的市場經濟體制發展也就"一夜回到解放前"了。人工智能對社會的促進和幫助力量比互聯網要大得多,會涉及到各行各業,沒有必要讓國家完全管控,政府不可能事無巨細地參與所有領域,只要將關係到國計民生的基礎產業管理好就可以了。我認為不能將國民經濟全部交給人工智能,只能將其作為一種輔助手段。不僅是人工智能,區塊鏈也不可以。"

    美國能否干擾中國自主研制人工智能芯片?
    © REUTERS / Carlo Allegri/Illustration/File
    那麼是馮翔教授錯了嗎?不完全是這樣。只是人們對計劃經濟的理解已經不復是蘇聯或中國70年代之前的那套體系了。而且,雖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談到1848年《共產黨宣言》時,把它當作是能夠鼓舞當代中國共產黨員工作的一份文件,但這完全不暗示著社會主義和計劃經濟像20世紀一樣復興。現在西方媒體定期提出中國是否可能再次實施計劃經濟的問題。但類似論斷的作者坦言,在任何情況下,只有馬克思主義經典學說的某些因素才能得到實現。更何況,中國經濟和政治體系早已具有本國特色。

    相關的:

    美國能否干擾中國自主研制人工智能芯片?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