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5 2020年09月22日
中國
縮短網址
0 0 0

據環球網報道,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的「中國書單」最近被媒體廣泛報道。該書單的源頭是5年前兩家美國媒體的報道,不過有人質疑該書單是偽造的,是一家書商所為。

無論中外,政要中喜愛讀書者都為數不少。讀書可以反映一個人的性格,而領導人看的書往往隱含一些特殊信息,因此吸引外界窺探和研究。中國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傳承的大國,又是新興崛起國家的代表,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與日俱增,“中國”也由此成為難以回避的話題。那麼,有哪些外國政要愛讀“中國書”,他們都讀甚麼“中國書”?

美國:總統“中國書單”有真有假

中國開始與特朗普構建關係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奧巴馬也是他的書迷!”德國《明鏡》週刊12月18日稱,中國作家劉慈欣的科幻小說《三體》為近幾年最精彩的中國翻譯書籍之一。

德媒所言不虛。奧巴馬是暢銷小說愛好者,年初他度假時隨身攜帶4本書,其中一本正是《三體》。奧巴馬讀的和中國有關的書還有《紐約客》前駐華記者歐逸文的《野心時代:在新中國追求財富、真相和信仰》和BBC記者比爾·海登的《南海:亞洲的權力與鬥爭》。

美國政治家中讀過中國書的很多。尼克松撰寫《不戰而勝》,書評中坦言“借鑒過《孫子兵法》的思想”。他還聲稱讀過《論語》,訪華時曾引用毛澤東詩詞中的“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他的國務卿基辛格讀過“許多關於中國的書”,並且寫了《論中國》。據說小布什很喜歡《論中國》。

白宮:美中關係性質難以明確定義
© AP Photo / Ng Han Guan, Pool
小布什當政時,他的發言人曾稱“總統是個歷史迷”,但小布什其實是公認最不愛讀書的總統。 曾有中國人“編段子”,說小布什愛看《毛澤東選集》,這毫無根據。但老布什擔任美國駐華聯絡處主任時收到過英文版“毛選”,還經常閱讀隨員翻譯的中國資料 (如《讀報手冊》)及中國的英文報刊《人民中國》等。老布什據說還愛看華裔女作家包柏漪的小說《新月》。

有說法稱,布什父子都喜歡讀《孫子兵法》——這不奇怪,《孫子兵法》是海外發行量最大的中國古代書籍。里根也曾在演講中引述過“知彼知己,百戰不殆”等章句,但他是讀過還是讓秘書摘抄,不得而知。

里根在國情咨文里還引用過老子“治大國若烹小鮮”的名言,據說他也讀過陳香梅有關飛虎隊和陳納德將軍的書。

至於特朗普,據美國《洛杉磯時報》和《國際財經時報》2011年報道,特朗普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稱,“幾十年來,我讀過上百本關於中國的書。”他一口氣列出20本,涵蓋範圍甚廣。

如果報道可信,特朗普或許是讀過中國書最多的美國總統。但最近有人求證稱,根本就沒有“特朗普曬書單”的採訪,有關報道原始出處是一個給錢就發新聞的新聞公關網站,杜撰者是一家名為“China Books”的書商。另據美國《紐約客》報道,特朗普首部自傳體暢銷書的影子寫手托尼·施瓦茨稱,他與特朗普相處的18個月,從沒看見他讀書,家裡、辦公室里也沒有一本書。

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父親老特魯多是個中國迷,這位前總理在個人著作《紅色中國的兩個天真流浪者》中提及他看過《西行漫記》和“許多有關中國的地圖、旅行手冊和報刊雜誌”。 有人稱特魯多的前任哈珀喜歡與西藏有關的書,他對此傳聞未置可否。

日本:老輩讀歷史,少壯看“入門”

在東亞文化圈,與中國書結緣的更多。目前深陷彈劾危機的韓國總統樸槿惠曾稱,她在絕望中閱讀了大量中國古典書籍,馮友蘭的《中國哲學史》幫她重新找回內心平靜。她還說過《三國演義》中的趙子龍是她的初戀。

日本政客很喜歡“以中國歷史為鑒”,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的《項羽和劉邦(上中下)》(新潮文庫)是日本人事部公務員研修所的推薦書籍。日本前駐華大使丹羽宇一郎曾建議日本首相和政客去讀中國元朝散曲家張養浩所著的《三事忠告》(日譯《為政三部書》)。

熟悉中國文化的日本首相很多,昭和時代的首相多有很高的漢學素養。吉田茂因熟讀中國古典而成為“中國通”,大平正芳、細川護熙等以通曉中國文化特別是儒學著稱。1972年田中角榮和大平正芳(時任外相)訪華時,毛澤東特意從藏書中拿出《楚辭集注》和懷素草書字帖相贈。

相比起來,近來的日本首相多出於“現實需要”而讀與中國有關的書,包括日本學者和媒體人撰寫的書,在“原汁原味”方面“打了折扣”。小泉純一郎、菅直人等曾被看到購買與中國相關的書,如《如何與中國相處》等,多是日本人寫的有關中國的入門書。

現在的首相安倍晉三是出了名的不愛讀書,但他似乎想摘掉這頂帽子。此前日本作家百田尚樹的小說《被稱作海賊的男人》獲得日本本屋大賞時,安倍晉三在臉譜上寫道:“我特別喜歡的作家。”百田尚樹曾公開稱“不存在南京大屠殺”。

據瞭解,最近有關“日中文化差距分析”的書籍在日本政客中流行,其他關於“中國歷史”、“中日經濟分析”以及“知中”、“反中”等類型的書籍,長年在永田町保持人氣。

一直有種說法,日本經濟人物一流,政治人物二流。日本經濟界人士中不乏中國古典愛好者,他們尤其愛讀《孫子兵法》和《三國》。當然,《孫子兵法》一向流行。據香港《亞洲週刊》18日報道,馬來西亞執政黨巫統宣傳主任日前呼籲黨員學《孫子兵法》以應對大選。

與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的東亞相比,拉美一些左翼領導人愛好毛澤東的著作。不久前去世的卡斯特羅讀過毛澤東有關游擊戰的著作,特別是《論持久戰》,查韋斯自稱讀了很多翻譯成西班牙語的毛澤東著作。

歐洲:看老孫莫言,也看爭議讀本

《論語》、《禮記》、《道德經》等中國古典作品,詞句簡單,外國人喜歡翻譯和閱讀。去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不違反憲法,判詞中稱“孔夫子將婚姻視作政治的基礎”,就來自《禮記·哀公問》。這些也是歐洲政要的喜愛。

“中國書籍在歐洲政治圈已流行100多年。”柏林中國問題學者夫羅里揚·盧佩對《環球時報》說,這與中歐交流密切有關。早先,受德國政治家推崇的有《孫子兵法》、《道德經》等。

東德曾將《孫子兵法》作為軍事院校教學材料,政府官員幾乎人人讀過。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對《道德經》愛不釋手,曾在一次電視採訪中提到《道德經》,並建議每個家庭買一本看看。

德國前總理施密特愛看中國書是出了名的。2014年,他談到閱讀《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的感想。“一直令我遺憾的是,中國高層領導對西方的瞭解總是多於西方對中國的瞭解。習主席的新作面世是改變這個現狀的一個有益嘗試。”因為愛讀中國書,施密特才寫出《與中國為鄰》。

法國前總統希拉克對中國文化也很有感情。他對中國詩詞情有獨鍾,對中國歷史非常熟悉,對中國青銅器頗有研究。希拉克稱,他被亞洲文化的智慧和微妙所吸引,而亞洲文化主要起源於公元5世紀前中國的那些偉大思想家。希拉克夫人曾說過,希拉克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每晚睡覺前要讀關於中國考古的雜誌。

德國總理默克爾沒被報道讀過甚麼中國書。但中國官方多次贈書給她,比如《中國改革開放全記錄(1978—2012)》等。多名接近默克爾的基民盟議員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總理讀的中國書也不少,比如莫言幾本小說的德文版。她也讀過一些爭議書籍,如“異見人士”廖亦武的《農民皇帝》。

在歐洲政治圈,一直流行一些爭議甚至反華書籍。一名英國學者說,他不太瞭解英國政要們具體在讀哪些中國書,但可以肯定的是,很多都不是“好”書。他能想到的最近比較流行的有張戎的《鴻:中國的三個女兒》,是一本反華書。去年11月,英國議會還鬧出“毛主席語錄”風波。當然,基辛格的《論中國》也令他們感興趣。

40年前曾說過“中國,中國,中國”名言的德國前總理庫特·基辛格,據稱也愛讀中國書,但他讀的可能大多是西方人寫的書,以至於擔心“中國威脅”。

點評:不讀懂中國,將失去未來

“中國是一個充滿矛盾和差別之地”,美國《福布斯》一篇題為“解釋現代中國的10本必讀書”的文章稱,出版商利用人們的恐懼和興趣,甩出“中國崩潰即將到來”、“為甚麼中國將統治下個世紀”等誇張標題,沒有這些也許更難理解中國。但50年前的中國與現在的中國明顯不同,準備擁抱中國複雜性的讀者往往不得不讀被篩選後明顯對中國不公的書。

有英國學者告訴《環球時報》,從歷史角度來說,英國對華立場不是特別好,有各種反華書籍不新鮮,這是歷史的延續。現在,英國人對中國的看法有了一些積極的新發展,但歷史起點不好。柏林學者夫羅里揚·盧佩認為,歐洲政治家讀的中國書仍太少,他們 對閱讀中國書籍不主動,甚至遠不如經濟界。

“如果那個書單是真的,那特朗普所接觸到的有關中國的信息恐怕大多是負面的,尤其是《西藏七年》等。”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在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說,對歐美政客來說,西方學者的著作更容易接受,不僅是語言問題,這些書也有西方人所適應的邏輯和理解方式。中國學者的書很少有翻成英文的,話語系統也不同,他們那樣選擇很正常。

金燦榮說,西方政要真正通過讀書來瞭解中國的比例很小,因為他們平時太忙。他們通常是看情報部門和一些智庫的報告,這些報告篇幅簡短,內容更新更及時,同時有背景附註,適合作為他們瞭解中國的第一來源。也許領導人本人就任前並未到過中國,但他 所信任的幕僚的觀感會成為他很重要的參考。這兩種方式之後才是通過書籍瞭解中國。“特朗普有點特殊,他是個推特迷,社交媒體可能會成為這位總統瞭解中國的非常規來源”,金燦榮說。

在夫羅里揚看來,一些歐洲政治家仍認為歐洲是世界中心,應該由中國來適應歐洲。“這是錯誤的認識”,他說,如果政治家不能快速跟進,不去主動“讀懂中國”,就會失去未來。當然,中國書籍翻譯也要跟進,中國應該更多幫助歐洲出版社翻譯出版,主動推廣。

關鍵詞
日本, 歐盟, 美國, 韓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