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8 2019年06月17日
中國國家一級指揮彭家鵬和樂團在俄演出反響熱烈

蘇州樂團改變了俄羅斯人對中國民樂的印象

© Sputnik / LIU JING
評論
縮短網址
中俄建交70週年 (64)
0 70

中國民樂樂器配上大提琴、低音提琴和竪琴,一種頗有意味的民族經典和歐洲交響樂的結合。蘇州民樂樂團春節前後,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分別上演了兩場音樂會。這兩場音樂會,堪稱文化生活中的重要事件。要知道,對於很多俄羅斯人來說,蘇州樂團的表演,成為實實在在的發現。「我們沒想到,中國民樂竟如此的現代化。」在莫斯科音樂會上,一位觀眾和我們分享道。

記者:自1998年開始,中國推出“春節大型音樂會”國外演出項目。從那時起,已在20多個國家上演了150多場節日音樂會。每年的演出,都選擇新的集體,以便讓國外觀眾瞭解中國傳統音樂的多樣風格和豐富內涵。今年的新春音樂會分選在俄羅斯、德國、波蘭、匈牙利和瑞士進行。

記者:蘇州樂團本次派出大約90位音樂家舉行新春音樂會,由國家一級指揮家彭家鵬指揮。在莫斯科“扎里亞季耶”大廳演出前,這位著名指揮家接受本節目獨家採訪。

中國音樂家在「扎里亞季耶」音樂廳彩排
© Sputnik / LIU JING
中國音樂家在「扎里亞季耶」音樂廳彩排

記者:彭先生,我們聽說您這次來俄羅斯演出,前天已經在彼得堡演出過了,首先想問下您,在彼得堡的演出有甚麼樣的感想呢?當地的觀眾情緒熱烈嗎?

彭家鵬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
© Sputnik / WU YUN
彭家鵬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

彭家鵬:

這次演出非常高興,正好是中俄建交70週年,在這個契機,我們剛剛又結束了在歐洲的巡演,我們是特地專為建交70週年活動專門選擇來俄羅斯聖彼得堡和莫斯科巡演的。我們在聖彼得堡的演出非常成功。最主要是在一個非常古老的劇院。那是一個芭蕾舞歌劇院,很多大的作品,像柴可夫斯基,很多的作品包括首演都在那裡,這個廳對於我們搞音樂的人來說是非常期待、很仰慕的聖地,而且我們選擇了在那裡做全球直播,直播做的也非常成功。所有的觀眾一共4層樓加上池座都是爆滿,最主要是掌聲此起彼伏,我們根本下不去。我知道會受歡迎,會得到熱烈的掌聲,但是我沒有想到這個掌聲比我預計的,以及我們團的音樂家們都沒有想到會這麼熱烈,這種熱烈是發自內心的很神奇、很瘋狂的那種,感覺非常好。使我感受到了音樂是沒有國界的,也能感受到俄羅斯人民對中國的友好。我們從歐洲一路過來。能感受到每個國家的不同。

記者:您到莫斯科以後,對莫斯科有怎樣的印象呢?

彭家鵬:

我是第二次來莫斯科,第一次來的時候是在莫斯科音樂廳,也是一個比較古老的,那個音樂廳也是非常棒的,我是帶著中國廣播民族樂團演出,那次的演出就非常瘦歡迎。我相信,曲目的選擇也很重要,這一次的曲目比上次的曲目在選擇上可能更加國際化,更偏向交響樂的東西多一點。我們從小受的教育和音樂,尤其是在音樂學院的基礎課和聲、調、曲式,我們很重要的專業基礎課都是俄羅斯體系的、蘇聯體系的,所以我們對前蘇聯現在是對俄羅斯非常有情感的。我們在音樂上的交流也是特別多的,我們這一次挺後悔的,後悔甚麼呢?我們的直播要是選在這裡就好了。因為這裡的聲音更好!那個馬林斯基劇院當然也很好,但是作為音樂會來說,那裡是歌劇、舞劇很好,但是我們音樂會還是講究在台上的聲學角度,這個廳太好了!可能這個廳是對我們這次巡演來說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一個是盧森音樂廳很棒,然後就是華沙的音樂廳,還有一個就是新建的德爾斯頓音樂廳。到這來以後,大家都覺得這個廳是幾個廳裡面聲音效果最好的,所以我們覺得這個廳特別好,我相信今天晚上的演出會成功。但是有人跟我說莫斯科的人比較“冷”,沒有聖彼得堡那麼熱情,所以我在想怎麼才能把它熱情起來!(笑)讓莫斯科人跟聖彼得堡的人一樣喜愛我們的音樂。

記者:我們知道這個音樂廳才建起來半年,您到這裡來以後,對音樂廳的設施有甚麼感受呢?除了您剛才說的以外。

中國音樂家在「扎里亞季耶」音樂廳
© 照片 : Liliya Olkhovaya
中國音樂家在「扎里亞季耶」音樂廳

彭家鵬:

我覺得這個音樂廳因為是剛來,甚麼東西都是新的,但是我能感受到它的管理還是非常的嚴格,也非常到位。每一層都有保安、箭頭說明都很清楚,因為它比較大像迷宮一樣,對我們來說最主要的是在舞台上的聲音效果,還有整個觀眾台的設計特別好,四面環繞,這樣觀眾可以在每個角落都能欣賞。今天下午彩排的時候,我們的一些工作人員在各個角落幫我聽音響,樓上、樓下、左面、右面、側面、後面,都聽了,他們覺得聲音非常好,每個角落聽到的聲音的反差基本都是很相似。所以,這就是好的音樂廳,當然,古老的建築非常美,也非常好,但是隨著科技的成熟和大家對音響的要求,對建築的要求不斷地成熟,音樂廳可能會越來越好。我覺得這個是不一樣的。我相信,在對九個國家十二個城市演出到現在,我對這個音樂廳是很期待的。我認為這個音樂廳是很成功的!

記者:最近幾天剛好是中國農歷的春節,中國人講究在春節的時候在家團圓,正趕上您在這裡演出,沒有回家團圓有遺憾嗎?

彭家鵬:

沒有。因為我們選擇了這條道路,這個職業,我們的工作、事業的性質就是讓更多的人喜愛音樂,讓更多的人當他們在休假的時候,我們為他們服務。我們的藝術追求就是能夠追求最好的,至少如果我們能力不夠的話,但是我們能夠以更多的激情、更多的熱情奉獻個大家,能夠給更多的人帶來快樂,這才是我們從事的職業,我們經常過年過節都是要演出的。已經習慣了,所以,我們也沒有甚麼遺憾的。我們選擇了這條路就沒有辦法了。

記者:這次在彼得堡演出完又來了莫斯科,感受到這裡的熱情,您覺得在這裡演出快樂嗎?

彭家鵬:

對於我們從事這個職業來說,我們的理想和夢想,以及我們的舞台就是世界各國主流的音樂廳,最好的音樂廳。我們在這樣的最好的音樂廳才能實現我們把演出的聲音傳遞給觀眾和聽眾,所以,我覺得這就是我們所追求的。當大家來聽我們的音樂會,喜歡我們的作品,喜歡我們演奏的水準,喜歡我們演奏的狀態,再加上我們來自中國,帶來很多中國的文化、中國的音樂,他們又能喜歡我們國家的音樂,我覺得音樂是沒有國界的,它是世界的音樂語言,非常好!而且我在這裡特想糾正一下,其實我們不完全是一種民樂的概念,其實我們是民族管弦樂,我們團隊裡面有很多西洋樂器,有大提琴、有低音大提琴、有馬林巴、有中琴,管中、低音鼓、竪琴,我現在打造的樂團就是一種國際化的,能說中國故事,同時也能說外國故事的這樣一個樂團。我們還請了外國的竪琴演奏家,今天還邀請了莫斯科一個樂團的大提琴演奏家,今天跟我們彩排,沒有問題,很好!以後這個概念可能不一樣了,以前的民樂團來了以後,30人、40人就算很多的了,有的更少,十幾個人,這可能叫民樂,或者叫民樂隊,我覺得我們樂團完全是跟西洋的樂團完全一樣的,我們今天上台的就90多人的編制,我們也有弦樂、彈撥、管樂、打擊樂、竪琴都有。這是一個非常全面的建制的樂團,它還是一種民族管弦樂、民族交響樂的這樣一個概念。用這種形式才能真正的走向世界的舞台。事實證明,通過九國十三場演出以後也證明瞭這一點,我們的音樂完全是可以走向世界的!

記者:蘇州民樂樂團在莫斯科的演出非常成功。在這個新音樂主大廳里,1600個座位幾乎座無虛席。觀眾年齡段是20-60多歲。而且,年輕人幾乎佔掉一半多。那麼,是甚麼吸引了這些年輕人呢?似乎,民樂並非是年輕人的喜好範疇。就此問題,我們和鄰座的一對年輕人進行了交流。

莫斯科市民阿廖娜和阿夫傑伊看了中國樂團的演出感到很興奮
© Sputnik / WU YUN
莫斯科市民阿廖娜和阿夫傑伊看了中國樂團的演出感到很興奮

阿廖娜:

我叫阿廖娜,是21歲的大學生。我是第一次到‘扎里亞季耶’大廳。實際說,這個大廳僅在半年多前才開放。我到這裡,是想看一下這個新的演出場所。中國民樂演出真的太棒了,我非常喜歡。超過期待。沒想到,中國民樂能夠喚起我心靈的回應。我真的太興奮了。

記者:阿廖娜的男朋友阿夫傑伊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阿夫傑伊:

我非常喜歡,這是一場非常情感生動的音樂會。音樂會可幫助我們從新的角度去瞭解中國:不僅是實力雄厚的經濟體,還擁有現代文化。我和阿廖娜一樣,是按父母建議首次來到‘扎里亞季耶’大廳。他們之前來過這裡。大廳確實非常的壯美,擁有非常好的音響系統,座位舒適。莫斯科為有這樣的平台感到自豪。

「扎里亞季耶」音樂廳
© Sputnik / Grigory Sysoev
「扎里亞季耶」音樂廳

記者:今年,“扎里亞季耶”音樂廳已成為全球建築業“諾貝爾獎”—“ MIPIM Awards”的候選單位。該獎項,每年在法國戛納國際建築展上頒發。莫斯科“扎里亞季耶”公園與公園內的大音樂廳,一同競選“城市環境重建最佳項目”獎。莫斯科的競爭對手有長春生態公園、高雄民族藝術中心和德國法蘭克福老城。按計劃,3月14日將宣佈獲獎單位。

© Sputnik .
蘇州民族管弦樂團在莫斯科的演出片段

題目:
中俄建交70週年 (64)
關鍵詞
春節, 音樂會, 您好俄羅斯, 俄羅斯,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